2010/08/23

蘇花古道-大南澳越嶺段

舊蘇花公路
此段蘇花公路於民國七十年代廢棄。
20多年後,如不仔細看,一時間可能看不出這裡曾經是交通要道…
以往,找一些步道資料時,多少會看到有專家、學者,辛苦的將前人的路給找了出來。最後在依據他們辛苦蒐集到的資料,做成適合大眾行走的步道。

每每看到這類的描述,心中總是在想,有些步道,在日據時代時,多少軍警在期間穿梭,理應不會很難找吧?我想,這次在蘇花古道-大南澳越嶺段的行程中,總算明白為何這麼難找前人的足跡了……

為何這樣說?先瞭解蘇花公路的歷史。單看台灣光復後,蘇花公路可說是陸路上通往花蓮的重要道路,多少車輛在上面通行…直到民國七十年代,蘇花公路改為雙向通車,因此有段路線因而廢棄不使用。蘇花古道-大南澳越嶺段的路程中,就會和此段廢棄的舊蘇花公路交會。算算時間,這段舊蘇花公路廢棄至今尚未滿三十年。

因為之前有上網查過資料,知道會經過一段廢棄的舊蘇花公路。因此,在經過時,忽然看到以前公路旁慣用的水泥塊,才注意到似乎和舊蘇花公路交會了。如不仔細觀察,真的完全看不出這裡曾經是車輛行走的柏油路。因為,現場盡是姑婆芋、雜草、樹木叢生,儼然已經完全回歸了自然…
舊蘇花公路
此段蘇花公路於民國七十年代年廢棄。
20多年後,如不仔細看,一時間可能看不出這裡曾經是交通要道…
只覺得是一般的山徑...且,是不好通行的山徑!

舊蘇花公路旁的碉堡射口
舊蘇花公路旁的碉堡射口


心裡不經在想。也難怪了,連現代的柏油路在僅僅經過三十個年頭後都是這樣的情景。又何況是日據時代的人所走的警備道呢?

話說回這次的行程,原本預計是要花上一整天。沒想到,在南澳火車站前和計程車司機所講好的價錢每人100。並非是載我們到新澳隧道的北口,而是直接載我們到蘇花古道-大南澳越嶺段的北側登山口。如此一來,真是大大省了不少時間呀。因為這段戰備道路全是上坡,長度約四到五公里吧!所幸也是如此~因為後來才發現今天的狀況似乎不太好...走的不是很順。躲掉這段上波,節省不少體力。

由北側登山口開始走有個好處,這邊的山勢和南側登山口相比,比較緩和。因此,走起來對於體力的消耗也比較小。不過,蘇花古道-大南澳越嶺段似乎不太熱門?剛開始走,很明顯的近日內應有人整理過,但…前進幾百公尺後,山路已經隱沒在比人高的雜草中!當中,除了有會割傷人的芒草(手臂被劃了幾道)外,居然還有一種有倒鉤的植物會勾衣物、刺傷人 :(
山路
過了此處,就沒人整理了。眼前的山路盡在比人高的草叢中

鑽入草叢沒多久,就抵達風景最好的景觀台。可惜的是,此時天氣不好(坐火車時,過了福隆後一直在下雨)。草草拍了些照片就走了。
DSC_4760
天氣不好

之後的路況就好多了。不需要在草叢中穿梭了,和一般的山路無異。只是…雖然旁邊就是太平洋,卻沒有風穿入樹林。特別是前半段,走起來非常的悶熱。肩上所揹的登山背包背部和肩帶全是汗水....這樣的情況,讓我想起去年所走的神仙縱走。所幸,後半段的路,就有風吹入樹林中了……

不過,此地的生態真豐富,沿途看到不少不知名的小花朵、和不少的蕈類。說到昆蟲,看到u 些以前似乎沒見過的昆蟲。如…一種體型不小的黃色蝴蝶,和長的很像螃蟹的蜘蛛。在整理照片時,花了點時間才找到這個長的像螃蟹的蜘蛛他的名子 - 梭德氏棘蛛 Gasteracantha sauteri (Dahl) 。也才知道,這種棘蛛是種不常見到的品種。(另一種名為古氏棘蛛的蜘蛛,居然被稱呼為皮卡丘…)
梭德氏棘蛛Gasteracantha sauteri (Dahl) ?
長相很神奇的蜘蛛。看起來不像蜘蛛,倒像是螃蟹!!

不知名
沒想到,此地生態還真豐富。可惜沒帶微距鏡

不知名
感覺... 有點像一坨排泄物

不知名
沒想到,此地生態還真豐富。可惜沒帶微距鏡

蘇花古道-大南澳越嶺段由北側登山口往南側登山口走,雖然因為是下坡而比較輕鬆。但是一直陡下,小腿其實還真的有點吃力,特別在狀況似乎不是很好的情況下…外加揹了不少的水 XD 。不過,整體來講,這條路段還不錯,完全曬不到太陽。
蘇花古道-大南澳越嶺段
蘇花古道(大南澳越嶺段 ) 北側登山口

蘇花古道-大南澳越嶺段
蘇花古道(大南澳越嶺段 ) 南側登山口




參考資料


蘇花古道(大南澳越嶺段 )完整照片欣賞

蘇花古道(大南澳越嶺段 )+ 朝陽國家步道 高度表


蘇花古道(大南澳越嶺段 )+ 朝陽國家步道 高度表

蘇花古道(大南澳越嶺段 )+ 朝陽國家步道 的GPS軌跡圖、地圖



檢視較大的地圖

沒有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